新聞頻道 >教育 >正文

              “官方帶娃”時代來了,首批城市“帶”得如何?

              來源:澎湃新聞2021年07月17日


              “官方帶娃”時代來了。

              教育部日前印發《關于支持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的通知》,引導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積極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工作。

              事實上,此前已有地方政府或工會組織提供此類服務。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在校外培訓機構規范化發展和大力推進“雙減”工作背景下,將有更多城市加入其中。

              去年8月14日晚上回到家,軒軒躲在被窩里默默地哭了一場。并非是白天受了欺負,而是因為所在社區的暑期托管班結束了。

              距離返校開學還有半個月,接下來的暑期生活,軒軒只有在家寫寫作業、看看書,再看個電視。想出門打打球,天氣熱不說,同齡人也大多在補習,很難約到玩伴。

              他在家不是沒人陪,雖然父母白天得去上班,但家里有哥哥和奶奶。只是,哥哥大他9歲,過著“中午吃飯都不愿下床”的大學暑期生活,奶奶又年事已高,常往醫院跑。

              “我不想(托管班)結束”,這個馬上要滿10歲的男孩,對暑期托管班是“真的喜歡”。2021年,社區剛把暑期托管的開班通知發出來,軒軒便催著媽媽幫他報名。

              7月13日,成都武侯區機投橋街道潮音社區2021年暑期公益托管活動正式開始,軒軒成為了30名被托管的孩子之一。

              這是潮音社區辦暑期托管班的第五年,是軒軒被托管的第四年,也是全國有條件的學校開啟“官方帶娃”的元年。

              不補課、不新授課,重在“看護”。這個夏天,“托管”很熱。

              志愿

              暑期托管服務并不新鮮,新鮮的是今年學校新入局,一些有條件的幼兒園和小學被選為首批托管試點單位,解決3-12歲孩子的“看護難”問題。

              余曉梅記得,7月9日,周五上午,她所在的成都市高新區某小學正在召開放暑假前最后一場教職工大會。會議結束,老師們都準備散場了,突然收到一則通知:學校被選為成都高新區17個“少兒托管服務中心”之一。

              作為試點單位,學校將服務周邊1-5年級有托管需求的孩子,不限于該校學生,托管時間從7月12日到8月20日,兩周為一期,共分三期進行。

              學校要鋪開暑期校內托管這個攤子,最核心的就是老師這個關鍵因素。關于“老師是否要放棄寒暑假,承擔托管服務”這個話題,社會上已討論多次。所以,國家教育部發布通知時,“志愿”被強調了5次,明文規定“不得強制”,而且要求“對志愿參與的教師應給予適當補助”。

              如何讓更少的老師“看護”更多的孩子,學校在落實過程中有一定的規劃。

              學校開設一個35人的托管班,配備一名行政老師、兩名帶班老師。孩子們不以年齡劃分,6至12歲混編在一個班級,被托管的孩子在學校做暑假作業、畫畫、運動、閱讀、鑒賞音樂。上午9點到校,下午6點離校,課表安排得滿滿當當。

              接到通知后,校方把老師們又喊了回來,宣讀通知,希望老師自愿報名。

              余曉梅報了名,她的孩子已經參加工作,自己的暑期生活就可以隨心所欲些。和她搭檔的有名語文老師,單身。余曉梅看了看志愿參與的其他教師,有一胎媽媽,也有二胎媽媽,還有剛組建家庭的。

              學校原本也有假期輪流值班制度。新增托管服務這條線,報名的老師反饋:“一期也就十個工作日,兩周時間,還可以接受?!?/p>

              成本

              僅用一個周末的時間進行籌備,暑期校內托管班迅速開了起來。

              在地方教育部門通過社區等渠道廣而告之后,學生也來了。余曉梅接到通知,有42個孩子報名余曉梅所在學校的托管點位。7月13日第一天,最終到校的只有7人。

              怎么回事?余曉梅和學校老師給沒來的孩子家里挨個打電話,有的家長以為是補習,有的孩子還不到6歲,有的報名時填錯了地址。

              托管人數的多寡,背后藏著一道惠民政策的成本賬。

              政府制定政策,學校提供資源、老師付出精力,討論了多年的“暑期校內托管”終于上馬,奔著解決“看護難”的社會問題而來。各方希望精準匹配更多“雙職工”家庭的需求,實現惠民政策的價值最大化。

              學生來得少,成本則相應被推高。比如同樣開設了“少兒托管服務中心”的新川第二幼兒園,第三天只來了8個孩子,但幼兒園同樣配置了2名帶班老師、1名清潔阿姨、1名保健醫生、1名行政人員。

              “該有的配置還得有,不能說孩子來得少,老師就相應減少,看護這件事安全第一?!绷螆@長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來打比方。

              還有一種成本更加隱性。

              城叔走訪時了解到,不少學校是提供餐食的。家長對此拍手稱贊,只需要再多付10-20元的午餐費,孩子不用頂著大太陽回家吃飯,家長也不需要絞盡腦汁給孩子點外賣。

              不過,學生拿到手上的兩葷一素,不僅意味著學校食堂需要有人值班,連背后的食材集中配送系統也沒有放假。提供午餐的幼兒園,工作更為繁瑣,切配、加工外,還有嘗餐、留樣、消殺,一環都不能少。

              家長也是付出了成本的。以成都為例,報一期(10個工作日)暑期校內托管,費用在400-600元上下,視是否提供餐食而定。

              這些費用,小部分留給學校用于教學物資耗材使用,大部分用于人員開支。教育部要求給加班老師的“適當補助”就來源于此。

              “如果學生來得少,還不夠給老師開工資?!币晃挥變簣@園長坦承,老師放棄自己的假期,這是他們應得的,“來托管的孩子達到一個平衡是最好的,一個老師付出和回報合理的平衡?!?/p>

              當然,“學生少”的階段是短暫的,怪只怪這一切來得太突然,政策落地時,很多家庭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開班時間一長,增勢就出來了,城叔走訪的幾個點位,托管孩子數量都在增加,到第四天時,成都大邑一家幼兒園托管的孩子已經達到了52位,來電咨詢的家長還在不斷增加。

              園長相信,如果明年暑期校內托管提前布控、提前預算、政府補貼經費能夠到賬,“適當補助”也能夠及時發到老師手上,校內托管能更好地建立長效機制。

              課程

              或許是還在適應托管生活的緣故,又或許是被家長逼來的緣故,剛讀一年級的安安“不太喜歡”暑期校內托管。她對暑期的期待是在家吹空調、看電視、吃冰棍兒。

              還記得文章開頭說的軒軒嗎,他屬于嘗到托管甜頭的那一類。從二年級開始,四個暑期年年都來,明年軒軒就小學畢業了,他說他還要來,“那時候不需要做作業了,我就帶書來看?!?/p>

              安安和軒軒出現不同的態度,有個體差異,也有舉辦主體的因素。相比剛開始提供托管服務的學校,社區是托管領域的“老人”。

              社區托管與學校托管最大的不同,在于社區的托管場地和看護老師都不是現成的。場地需要騰挪、改造,“老師”需要向社會招募。所以當新一波“官方帶娃”浪潮席卷城市,有一些地區發布學校托管點位之外,還發布了社區托管點位。一打聽才知道,后者都是過去幾年城市慢慢積淀出來的“社區成果”。

              既是“老人”,那社區托管自有其可取之處,不然也不會出現軒軒這樣的擁躉。

              柔柔是軒軒的同學,也是連續四年都報名社區托管班的孩子,她喜歡社區托管的原因是“在這里見識了學校以外的事”。

              柔柔所在的社區剛好有個公交車場站,她跟著社區走進了場站,知道公交車平日里如何運行;她在社區托管班見到了非遺大師,跟著大師學做泥塑、學習剪紙,還嘗試畫糖畫;社區把樓下一面白墻提供出來,讓托管班的孩子們在上面涂鴉,共同建設一面新的文化墻;柔柔還走進了社區的敬老院,愛老、助老、敬老;每一年暑期托管,班上都要排練節目,在托管結束的時候小朋友們一起上臺給居民們表演……查閱媒體報道,城叔發現,柔柔所說的這類“課程”,其實是各地社區托管班的常態。

              社區托管場地通常只有一個會議室大小,看護的老師也通常招募的是大學生志愿者,要讓孩子在不大的空間待一個暑假,社區總是要花點兒心思,增加一些吸引力的。

              在廖園長看來,學校托管未來可以在保證暑期托管初衷的前提下,改進師資力量,盡量讓課程多元,給孩子們安排更加豐富的假期生活,“與社區聯動”就是建議之一。城叔注意到,已經有一些學校引入了第三方機構,為托管的孩子提供素質拓展服務。

              的確,托管服務有改進空間,惠民政策也需要不斷迭代,但好在,暑期校內托管這件事總歸邁出了第一步。

              走訪期間,一位家長告訴城叔,她家小孩目前在社區托管班,若是學校開班,“那肯定選學?!??!肮俜綆蕖?,職場父母掌聲支持;若是學校托管,家長多了一層信任。

              【責任編輯:楊潔】

              “理想與你皆耀眼”,紀錄電影《大學》首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7 12:37:36

              西安興慶宮公園“升級”迎客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6 20:58:34

              首套浮雕觸感郵資明信片在福州發布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6 20:42:56

              像胡楊一樣守望南疆|中國吸引力?藍焰力量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6-09 14:20:35

              石竟男:興趣是不會說謊的 | 悅讀有YOUNG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6-08 13:39:27

              《空巢》:帶著傷口,講述老為何物

              新民晚報2021-06-07 10:0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