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古籍怎么救?

              作者:王遠方 來源:光明日報微信公眾號2021年06月06日

              近日,據媒體報道,雖然國家從2007年便已開始實施中華古籍保護計劃,但全國仍有大量古籍亟需保護。一方面,部分地方古籍出現蟲蛀、脆化和霉蝕等現象,甚至粘連嚴重變成“書磚”;另一方面,一些古籍被束之高閣,“文淵大庫,一鎖了之”,久未整理詮釋,更未曾公開面世,成了摸不到、看不著、讀不懂的“死書”。

               受損的古書

              古籍保護,簡單來說,就是保護那些珍貴的傳世文獻。當我們引以為傲地去暢談中華文明的緣起時,背后其實都少不了歷史文獻的記載做支撐。即便是在今天,考古學為我們提供了認識歷史的一個重要方式,但對歷史文獻進行校對、考證、梳理依然是進行專業研究必備的基本功?!白笫酚浹?,右史記事”,在歷史的長河中,口耳相傳的可靠性終究比不上卷帙浩繁的文獻記錄?;赝麣v史,漢代發現孔府壁中書、晉代發現汲冢竹書、清末發現敦煌文書……這一次次涉及歷史文獻的重要發現,都在豐富著人們對過去的認識。古籍保護的意義不止在于讓一本飽經歷史滄桑的書籍“重獲新生”,更在于通過保護古籍,我們也在保護自身的文化屬性。

              修復古籍的工具

              面對當前古籍保護存在的問題,投入資金、人力只能說是權宜之計。如何去從體制機制上為古籍保護等冷門、絕學學科建立起可持續的人才隊伍是值得思考的。以古籍保護為例,專業人才隊伍數量不足、結構不合理、高水平專業人才匱乏等問題,一直是制約古籍保護工作開展的短板。部分高校有古籍保護專業,卻缺少專業化的實踐課程。而從事古籍保護的專業教師,又要面臨學術考核的壓力。古籍保護不同于古典文獻學、歷史學專業,它更講究專業技能。但在目前的培養體系中,古籍保護專業往往與其它專業用的是一樣的培養和考核模式。

              此外,高校中的古籍保護專業被稱為“冷門中的冷門”。一旦選擇,往往就意味著需要放棄很多機會,在故紙堆里“甘坐冷板凳”。穿梭于歷史的書架中,做著修復與保護文化的工作,這本不應該是一件需要“勇氣”的決定。因此,如何去從考核機制、待遇保障方面為從事古籍保護工作的人員解決后顧之憂,讓他們把入行時的那份“勇氣”換成工作或研究的“動力”,需要仔細考量。

              修復古籍的過程

              同時,古籍如何走出“藏書閣”,發揮出最大的價值也是古籍保護的應有之義。保護再好的古籍,如果只能束之高閣,它頂多只能稱之為“展品”。一部古籍,既需要研究者的“皓首窮經”,也需要讓更多人去了解,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價值,古籍修復與保護的工作同樣可以“出圈”。2017年,我國首個古籍保護五年規劃發布。其中提到,“組織開展古籍宣傳推廣活動”“加強古籍文化創意產品開發”,這些舉措都在充分發揮古籍自身的歷史與文化屬性,讓古籍“走出”深閨,走進大眾視野,從而為古籍保護工作提供內在的持續動力。因此,保護古籍固然重要,古籍價值的多元化利用也很重要。

              雖然名曰古籍保護,但這項工作并不只是保護古籍這么簡單。如今,古籍保護背后暴露出來的問題,與背后的人才隊伍欠缺、體制機制不完善、普及利用程度低等有著一定的聯系。古籍本身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資源,但如何能讓這一份份珍貴的資源真正發揮出充實中華文明的廣度和跨度的作用,才是古籍保護的應有之義。

              【責任編輯:李丹萍】